快递小哥被掌掴辱骂

  顺丰快递小哥被打耳光事件,舆情风向悄然起变化:近日有不少声音将矛头反指快递小哥,有篇阅读量10万+的爆款文《北京大爷打人不对,但顺丰快递的电动疯狂小老鼠就没错吗》就指控,那些横冲直撞的快递、外卖小哥们是对本已混乱的路权的反复践踏。

  话语多元时代,你从一个方向射出“观点之箭”,就得做好“反驳之矢”从四面八方射来的准备。就该事而言,一开始人们对挨了六记耳光的快递小哥表示同情,愤然于轿车车主的“恃强凌弱”、罔顾他人职业尊严;但后来很多人话锋一转,以身说法数落快递小哥们的不守交通规矩……

  这类迥异态度立场的“石子”落到舆论湖面,激起的是层层外扩的话语涟漪:网民们纷纷基于自身的身份立场去评判是非、指责对方,而“有地位的北京老炮VS底层快递小哥”“三轮车和四轮车的纠葛”等标签化概括,也在契合立场站队中,造成不同圈层对立乃至阶层仇视。

  基于移情习惯的身份代入感可以理解,但演变到“阶层冲突”,显然有些过。时至如今,是快递电动车极速穿行导致避让不及在先,还是轿车车主倒车抢行,剐蹭事故谁担主责,仍是未知数。

  毋庸置疑,此事引发的某些讨论确实有其必要,比如快递三轮车的行驶车速与对交通规则的遵守问题,路网设计该如何平衡路权等。

   但无论如何,去廓清那些连着真相的具体细节,和秉持不能轻易施暴、多些起码的尊重包容的底线,是事实与价值判断序列中排序靠前的基础性命题。公共秩序往 往由两个层面构成,一是明面上“一是一二是二”的交通秩序等,二是包含了起码的包容、理解、妥协精神的理性价值秩序。快递小哥当然不能不守规矩,否则,其 “弱势”身份也无法为其违规逾矩行为洗白;而相对“有钱”的轿车车主即便做不到包容,也不能一愤怒就打人,真有纠纷,要诉诸制度化裁决路径。

  廓清这些基础性问题,比重点突出涉事两方身份并渲染阶层对立,乃至模糊焦点、淡化真正问题的做法要有意义得多。

  □仲鸣(媒体人)

责任编辑:王彦飞

“打记者”的原因需深挖

议论风生当打人者既要为打人付出法律代价,又无法阻断媒体监督的时候,类似的“打记者”闹剧才可能减少。.....

公司并不具备芯片生产制...

据@中兴通讯 6月20日消息,公司注意到近期多个自媒体针对中兴通讯7nm芯片规模量产,5nm芯片开始导入的信.....

中国人对苏格兰公投存在误解

【英】罗思义苏格兰在全民公决中否决独立可以说是早在意料之中。不过,苏格兰人民对于此次投票的浓厚兴趣.....

理直气壮地研究“中国模式”

《中国超越:一个“文明型国家”的光荣与梦想》是张维为教授走访百国后,围绕“中国模式”所作思考和研究.....

不必特别贬低“广场舞大妈”

广场舞大妈,他们可能就是你我的妈,就活在我们身边。她们的错误,可能也是你我的错误观察家广场舞大妈若.....

凤凰“偶遇节”是种恶俗营销

专栏凤凰古城以艳遇作营销噱头,无论它是官方主办,还是民间自发,都不太妥——要知道,城市形象,本就不.....

司法如何权威—聚焦修正...

时间:2014年12月5日下午2:30-5:30地点:中国政法大学(蓟门桥校区)科研楼B209主持人:李轩(中央财经大学.....

当红明星 为啥出事

近些年,有的人一走红就出事,有的吸毒,有的涉黑,有的嫖娼,有的酒驾,有的无照驾驶,还有超生的,好像.....

但愿厦大别出个“走廊教授”

刘海明沸沸扬扬数载的绵阳“走廊医生”事件,不久前以双败谢幕。“走廊医生”是孤立的个案,还是具有某种.....